佛光山開山宗長星雲大師1021021日下午訪問北京中國人民大學,接受名譽教授聘任並作學術演講,勉勵大學生愛國家愛社會,發心立志登高望遠。在大師的演講中,《佛陀,祢在哪裡》一文,非常精彩,但是在演講中,有兩個地方,其表達的方式,用意似乎沒講清楚,有可能引起相關決策上的相左。因為中國人民大學是一所以人文社會科學為主的綜合性研究型全國重點大學,其研究成果可以影響國家在人文社會方面的決策,所以擬提出問題,向大師請益。

一、「佛教不是宗教,是某種哲學或思想」的問題

(一)宗教在中國大陸的現況

中國大陸的政體是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實質上是共產黨一黨獨大的政治。中國大陸的政治思想在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重要思想指引下,本質上是唯物論,強調「實事求是」(邏輯實證)和「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唯物思想的直接結果便是無神論。

雖然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任何國家機關、社會團體和個人不得強制公民信仰宗教或者不信仰宗教,不得歧視信仰宗教的公民和不信仰宗教的公民,但是在唯物論的觀點下,直覺的,宗教是人類的幻覺,是人類自我創造以自我安慰的工具。另一方面,宗教的力量足以和政治抗衡,在一黨專政而暫時缺乏普遍良好之選舉的環境中,中國大陸的主政者,在政策上自然要規定共產黨員和學生不得參與宗教活動,並且限制宗教活動的規模。

幾十年來,中國大陸一系列的改革和開放,第一是要追求經濟騰飛,生活改善,物質進步,環境提升;第二是要追求公平正義,民主法制,公民成長,文化繁榮,教育進步,科技創新;第三是要追求富國強兵,民族尊嚴,主權完整,國家統一,世界和平。事實上,等義的,整個「中國夢」就是要用「實事求是」和「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做基礎,「堅持真理,修正錯誤」,實現中國固有「大同世界」的思想。

即使是唯物論,要完成中華民族偉大的復興,吾人亦必須面對「物理產生心理,泥土變成人民」的演化事實,心理的問題要用心理的方法來解決,人民的幸福要以人民的感受來給予。心和身的根本矛盾,在於心可以超越物理的因果律,所以心不能用唯物的方法來描述。例如小孩子挨打,因為痛而哭,這是物理的因果律;成人因為看得出未來可能發生的悲劇,一想到即愴然而涕下,這種智慧的反應,就不是物理的因果律。拓樸學中的開集合是點集合,數理上的分析常常需要使用拓樸學。任意的點集合和拓樸學中的開集合都是點集合,如果使用任意而沒有適當結構的點集合,就可能無法做數理上的分析。就算是人類自我創造神明以自我安慰,這和自我禱告有個好運氣一樣,都是自然而有效的。平心而論,馬克斯不應是人類歷史中唯一的智者,想要替共產主義發掘心靈的理論基礎,為唯物思想找尋宗教之相容意義的人很多,成果也各自不同,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只用唯物的方法,不能做人心的安頓。在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長期建設中,吾人應了解宗教信仰自由,必須包含宗教活動自由。只要宗教活動不傷害到國家和社會,共產黨不必規定共產黨員和學生不得參與宗教活動。雖然吾人相信開放宗教活動自由的時日一定會來到,但是吾人仍誠懇建議中國大陸現在即可在此方向上做開放!

(二)佛教是宗教,宗教和哲學或思想不可分割

宗教是由教義、教儀和教眾構成,期望幫助教眾每個人和真理合一的整體事件。教眾個人為了達到和真理合一,獲得心理的安適和喜悅,必須思考甚麼才是物理和心理的真理。此種思考就是哲學或思想的本質,所以宗教和哲學或思想不可分割。既然「堅持真理﹐修正錯誤」是憲法堅持的態度,任何和真理合一的可能途徑,吾人都不能捨棄。

佛教如果不是宗教,佛教就不再能強調三寶「佛法僧」,只能剩下「經律論」。三學「戒定慧」亦只能成為哲學系的校規,不再能強調嚴厲的清淨。沒有三寶和三學,學習佛法就沒有起點,佛教就會滅亡。

大陸現在仍不准談「天人合一」,不准個人崇拜,不准共產黨員和學生參與宗教活動,那是因為大陸執政高層事實上理解,「天人合一」不是神通,不是神化個人。但是根據佛教、道教和基督教的教義,宗教的目的是要使人「無有恐怖,遠離顛倒夢想」,對別人乃至身後的人群充滿信心,無我而為、無為而為,士氣和活力飽足,至死無悔。只要一方面不在公務場合和學校舉行宗教活動,一方面持續在共產主義中發掘心靈的理論基礎,在唯物思想中找尋宗教之相容意義,吾人可以判定,在未來,宗教活動自由一定會開放,吾人可以等,卻一定要堅持「佛教是宗教,和哲學或思想不可分割」的說詞,不能退讓。星雲大師是中國佛教臨濟宗第四十八代傳人,佛學造詣有世界級的公信力,他說:「要成佛很難,但是要開悟是可以的。」非常困難的,在北京的環境下,可能為了不要和中國大陸階段性的政策相違背,而說「佛教不是宗教,是某種哲學或思想」,吾人因為擔心,擬表達心意,是否這樣講仍是不妥當?

 

二、對「空」的解釋

大師在解釋「空即是色」的時候,幾十年來喜歡說:「空才能容納事務,有空間才能有建設。」這種說法和「能謙虛才能接受別人的意見」是相近的。吾人也可以說:「有座標系統,就可以定義這個座標系統上的函數。」座標系統和這個座標系統上的函數,是對立的二個事實。中國大陸幅員廣闊,學生人才非常豐富,某些敘述若不夠清楚,對立和統一會產生混淆,這在學術上是不允許的。學術上如果不順暢,政策上對佛教的教育和推行,可能造成時間上的延遲。

對「空即是色」,是否吾人應說:「空間及空間中一切建設的存在和可能,都是空的實相。想要認識空,就要對空間及空間中一切建設的存在和可能做整體的觀視」?『能不能拍一張「空」的照片?所看到一切有形無形、動態靜態的事實便是。』是否吾人亦應說:「五蘊皆空、諸法空相」、「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和「佛說般若波羅蜜,即非般若波羅蜜,是名般若波羅蜜」是相同的涵義?

「空才能容納事務,有空間才能有建設」,吾人能夠欣喜領受。吾人也願意相信「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的實證意義,還是大師才真正的懂。困難的是佛法的實證,屬於哲學中的神秘經驗,不能言說。神秘經驗不是神通,哲學中有無神論的分支,也承認神秘經驗的存在。吾人只是在「定義」上,建請大師調整一下方式而已。建請大師在未來一系列的「學術」演講中,能同意表達「佛教是宗教,宗教和哲學或思想不可分割」的看法,在「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的信念下,與眾生共同來替共產主義發掘心靈的理論基礎,為唯物思想找尋宗教之相容意義而努力。

 

創作者介紹

平等與超越

kuas201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